输入您的邮箱以获取最新行业资讯
Iguana Yacht
Iguana Yacht
Jaguar X KR S
Jaguar X KR S
Emporio Armani
Emporio Armani
奢华“二重奏” (Piano Haute Couture)!
奢华“二重奏” (Piano Haute Couture)!
中国滑雪业的崛起(ski)
2017 二月       Luxe - Magazine

在中国,滑雪正经历着一个因中产阶级渴望娱乐和北京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申办成功而变得快速繁荣的阶段。法国企业尝试在这个契机里也给自己分一杯羹,但却不是唯一有这种想法的人。请跟Luxe-magazine一起来看看直入中国滑雪场腹地的深度报道。

 

 

滑雪,中国人的新爱好

在太舞,28条滑雪道上的雪全部是人造的,滑雪场也纯粹是造出来的。在去年由Raissun集团创建, 它渐渐为人所知晓。此外还在滑雪站的入口处建了一座黄色和米色的六层大楼为了之后修酒店。然后,在右侧,高高的脚手架隐藏着隐藏着大部分已经被卖掉的公寓。

“在我一年前刚到的时候,没什么东西是完成了的。而我们需要在十五天之内就完成工程并且组建团队!” Alpine Lodge餐厅的大厨Andreas Sams回忆到。餐厅提供的菜品包括了经中国方法创新之后的奥地利特色菜。而这些公路、雪道、人工湖、奢侈酒店的项目,正描绘了中国滑雪产业的现状:迅速繁荣。

 

 

570个有记录的滑雪站

“滑雪运动从九十年代开始在中国开始发展,但真正发展起来却是在最近这几年”。Laurent Vanat解释到。他是一个一个在滑雪站工作的瑞士咨询师。其实在记录的570个滑雪站中,需要对这个数字保持警惕,因为其中有些雪场仅仅有一条雪道而已。只有14%有至少五条雪道,20几个雪场达到国际标准。但他另外加道:“但其实所有事情变化都很快,每年新雪场的数目都在增加”。

2022的北京冬奥会是一个强推动力。 “必须得牢牢记住习近平主席的要求,为世界带来最好的冬奥会。”这是我们可以在崇礼入口的一块牌子上看到的。这个原本属于全国最贫穷县级市行列的城市正在加速发展: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出售滑雪装备的店铺,旅店、餐馆、房屋中介也是随处可见。从现在起到冬奥会开幕,一条高铁线路将把崇礼和北京连接起来,在二地间往返的耗时仅为50分钟。



“在1968年的Grenoble奥运会之前,法国也发生过相同的情况:旅游业的发展,户外运动的繁荣——得归功于奥运会。”Serge Koenig说道。他在法国获得学位,在中国致力于滑雪业。随着渴望更多休闲娱乐活动的中产阶级的崛起,中国滑雪市场的潜力将是巨大的。如今中国的滑雪者大约近700万,仅占人口的0.5%。我们同时也在谈论1000个滑雪站,在2022年4000万的滑雪者。而在法国,去年光是325个滑雪站就已经有5400百万个滑雪者了。

 

 

全世界总共有1.25亿滑雪者,中国给了世界把这个数字翻倍的机会。

政府的目标是有3亿冬季滑雪运动的践行者。“我们离这个目标还太远,但是当地领导不断提醒我们这个目标,请求我们达到。”萨瓦区的一个集团公司MND的中国子公司执行官Emanuel Morin解释说。

北京奥运会的目标非常有挑战性,以致让人印象深刻,也非常模糊,以致实现起来非常困难。13 %的法国人是滑雪者。如果把这个比例套在有着13亿人口的国家,那简直令人震惊。 “全世界总共有1.25亿滑雪者,中国给了世界把这个数字翻倍的机会。”Laurent Vanat说道。

 

 

而在万龙,一个离太舞不远的山谷里没什么名气的滑雪场,旨在让既没装备又没滑雪服的新手们快速上手。在巨大的楼房的大厅里,买了滑雪套餐,交了保证金,然后到不同的柜台去领滑雪服,头盔,手套,面罩,鞋子和雪板。接下来,跨过大门,就是雪道了。

“我们这一系得接待40万到50万的滑雪者,而这个数字去年只有23万。”Luo Li解释到。身着一身白,这个在甜点业取得成功的男人,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先驱者。在一次去韩国的度假之后,他开始想要在离北京不远的地方实现他对滑雪的热情。

“在开业的时候,也就是2003年年底,这里只有一条雪道,也没有造雪器。我们都是用卡车运过来的!”他回忆道。“所有人都对我说我疯了。其实他们说的不无道理,因为滑雪的确需要时间来发展。”这个人投资了超过十亿人民币。直到今天,这个滑雪站都都还未开始盈利。

 

 

生活水平的提高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接触到滑雪运动。Wang Jun,北京的一个企业家,带着他八岁的女儿来万龙度过了三天。“我想要她做些运动。当个好学生,这个当然好,但是健康更重要。”显然,去到山里也是一个摆脱侵入首都的雾霾的上策之一。

在万龙,春节假期的第一天孩子们都兴高彩烈地跟着他们的教练员。“现在翻开新篇章了:从前家长们都觉得滑雪太危险了,而现在他们只是想要他们的孩子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万龙的经理说道。而在太舞,一块信息牌显示着温度与空气污染指数。北京居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两地的差异了。

 

 

20多个新的雪站已在北京的北边和西边建起。在离首都一个小时的南山,其两公里的雪道是有着全国最好的配置的雪站之一。

而这项运动的客户群是相对来说富裕的。在万龙,四小时的套餐需支付420元,这还是没算是租赁设备的价钱。雪站加大了在广告和市场上面的投入。在万龙,1.5米以下的儿童是可以免费滑雪。但有一个东西是肯定的:以中国的规模来说,就算是小众市场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面对欧洲滑雪运动开始走下坡路的现状,中国成为滑雪场运营商、山区规划商、设备商的乐园。法国Pierre & Vacances-Center 公司中国分公司经理Emmanuel Brusq认为:“中国的滑雪市场只是刚刚起飞,确实存在着巨大潜力,但现在应该表明态度,因为相关计划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来发展。”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因为不仅仅法国在发起攻势,奥地利、瑞士、美国、加拿大、新西兰也都想从庞大的中国滑雪市场中分得一杯羹。